登录        注册
本站 2019-07-03 上线,感谢访问!

白鹿原节选搞笑片段

个人随笔 shumatao 9浏览 0评论

白赵氏压低声一字一板说:“你黑问甭跟马驹稀(实际就是日,老太太牙漏气)得那么欢!”孝文媳妇听到时猛乍楞了一下,随之就解开了被婆强调了重音的稀,是被婆脱淖牙齿漏风泄气的嘴把那个最不堪入耳的字说转音了,她惊愕地瞪大了眼睛,喇地一下红赤了脸,羞得抬不起头来了。“话丑理端。”白赵氏不急不躁他说,“马驹十六还嫩着哩!你要是夜夜没遍没数儿地引逗他跟你稀——把他身子亏空了,嫩撅了,你就得守一辈子活寡!”孝文媳妇的头低垂得更下了:“婆……没有的事……”“看看马驹的脸色成了啥样子?还说没有!”白赵氏紧逼不放,“婆跟你实话直说,那个事跟吃饭喝汤一样,吃饱了喝够了不想吃也不想喝了,过不了一晌克化了又饿了也渴了,又急着吃急着喝了。总也没个完。”孝文媳妇咬着嘴唇硬着头皮站着恭听。白赵氏说:“我给你说,十天稀一回。记下记不下? ”孝文媳妇咯咯讷讷:“记下了。”

转载请注明: shumatao » 白鹿原节选搞笑片段

喜欢 (0) or 分享 ( 0)

您的支持是博主写作最大的动力,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,感觉我的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狠狠点击下面的

发表我的评论

您尚未登录,请 登录注册 后评论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(0)个小伙伴在吐槽